您的当前位置:空城新闻网 > 生活 > 正文

沉迷短视频让你愈发“空虚寂寞冷”

来源:网络整理 编辑:空城新闻网 时间:2019-03-23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白皓 实习生 程丹 来源:中国青年报

  黄丽娜打了个比喻,知识体系的构成就像一个金字塔,最底层的知识体系,是依靠一些道听途说、民间传闻得来的;向上一层是依赖一些媒体,包括现在的社交媒体、短视频等等;媒体之上一层应该是严肃化的阅读和学习;再向上是进行一些系统化的研究,通过所学知识对事物进行分析,得出科学的结论。

  问题随之而来——每天动辄用两三个小时甚至更长时间沉浸在短视频界面里,正在让许多年轻人悄悄跌进沉迷的“泥潭”,有的生活、学习受到影响,有的甚至难以自拔。

  为什么有了措施,依然难以防沉迷?黄丽娜分析,一方面是防沉迷的措施还需要优化,另一方面是青少年用户需要丰富自己的学习工作和生活,减少“无聊”的时间。

  贵州民族大学传媒学院新闻系教师王橙澄分析,手机短视频突出细节、放大特色、互动性强,能给人们带来密集的短期快乐,非常适合移动传播,走红是一个必然趋势,不可能视而不见。

  黄丽娜同时认为,做互联网产品最大限度地吸引用户、增加黏性无可厚非,能够让用户沉迷是产品设计者的成功,对于用户来说需要正确认识这是一个什么工具,作为新媒体背后的互联网企业来说,需要在获得商业利益的同时思考必要的社会责任。

  “刷视频谁还去看书?”莎莎回忆,自己还是一年多之前读了《活着》和《我们仨》两本书,直到最近备考才重新回到书桌前。

  “只要没事就会刷。”梓潼说,如果一天没课的话,可以从早上醒来就一直刷到中午,吃完中午饭再继续刷。她感觉没课时看一天手机也不算什么,反而“很爽”,“每次刷到不想再刷的时候总感觉内心很愉悦,但大脑很空虚,什么也记不住。”

  “爽”并荒度着的时光

  刷短视频是夏晚缓解情绪的一种方式,有时一刷就是一整天,经常对着同一个短视频平台“刷到想吐”,到了第二天依旧忍不住打开继续刷,“一是看搞笑的视频会慢慢不生气,二是打发没人陪伴时无聊的时光”,男朋友也没什么安慰她的好办法,经常对她说,“无聊就刷短视频,没流量我就给你充。”

  夏晚喜欢上刷短视频是因为感觉“孤独”,她有一个异地恋的男朋友,在老家的县城工作,两人很少见面,她常常希望男朋友能到自己所在的省城工作,但男朋友迟迟没有行动,两人经常为此吵架。

  刷一段15秒左右的短视频容易,看一本书往往坚持不下去,是当下很多年轻人的共同感受。贵州民族大学传媒学院副教授、硕士生导师黄丽娜提醒说,一个群体严肃阅读的不足或缺失,将直接导致这个群体认知停留在很肤浅的水平。

  过去喜欢看书的陈欣还发现,自己最近拿起好几本书都是读到一半就停止了。“因为静不下心来读。”陈欣说,总是想去摸摸手机,很难完整地看完一本书。

  “传统的电视媒体作为中介把新闻呈现出来,手机短视频中多是和我们生活很接近的人传播自己的事。”黄丽娜说, 这会让屏幕前的年轻人和屏幕中的博主建立一种“准社会关系”,虽然两者没有直接进行沟通,“但很多时候你认可她,你觉得她就像女朋友一样,一旦建立这种关系的话,其实就形成了一种很稳定的用户黏性。”

  梓潼形容自己现在的大学生活是“爽并荒度着”。在梓潼身边,和她有同样刷短视频爱好的同学并不在少数,许多同学都是在消磨课余时光的过程中接触了短视频,渐渐产生依赖,成为生活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。“大学不都是这样过的吗?”梓潼反问。

  王橙澄认为陈欣的问题在于,长时间习惯了碎片化的、迅速的信息接收方式,难以进行更深层的、逻辑性更强的思考,也难以沉下心来在深阅读中获得持久的快乐。

  然而,一次聚会时朋友的妹妹唱了一首短视频App上特别红的歌曲,莎莎完全没听过,而身边很多朋友都会唱。莎莎有些心慌了,她感觉自己和玩短视频的朋友之间产生了“代沟”,接不上朋友的“梗”让她难受。

  莎莎一度把自己常用的短视频App都卸载了。去年年初开始迷恋上刷短视频的她,渐渐意识到自己沉迷其中浪费了太多的时间。

  从最初的新奇、好玩,到现在感觉自己更寂寞,甚至厌恶每一段10来秒的视频内容,夏晚觉得,自己并不开心,但只能找到这种无聊的方式来缓解自己更无聊的生活。

  梓潼2018年3月开学后喜欢上了刷(指频繁浏览)“抖音”短视频,日渐迷恋,下半年升到大三,课程不多,也不能离开学校,她每天有大把的时间窝在寝室里“刷刷刷”。

  黄丽娜用抖音App举了个例子,她分析抖音采用的是沉浸式信息流呈现形式,使大家深度地沉浸在里面,“人们拿着它怎么刷也不可能刷完,使用的时候一直就沉溺在里面,永远没有一个尽头。” 与之相比较,微信朋友圈就是一种有尽头的呈现样态,“看到那条朋友圈日期是昨天的,可能我就不会再看了。”

  为了防止莎莎再次沉迷其中,男朋友借着最近备考一项资格证考试的机会,在学习时没收她手机。莎莎现在刷短视频的时间减少了很多,一方面是有人管着,此外她也意识到流行时尚并非不可接触,需要有序有度,毕竟前途为重。

 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注意到,包括抖音在内的一些短视频App已经上线了防沉迷系统。有的短视频App会记录用户的使用时长,到达特定的时间后自动弹出提醒窗口,如果需要继续使用,则必须再次输入用户名和密码;有的按照用户的年龄划分可以使用的时长和范围,未成年人需要在监护人的监督下使用;也有许多并没有考虑防用户沉迷的措施。

  “如果大量的时间都在刷视频上,肯定对你构建知识体系有巨大的影响。”黄丽娜说。

相关文章:

sitemap | 网站地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269406793@qq.com

Copyright ? 2018 空城新闻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
Top